從火影開始賣罐子
小說推薦從火影開始賣罐子
无形的气势压制住了全场所有的人。
不仅仅是距离刀锋只有短短一寸的塞琉,所有的人,全部在一种无形的气势之下,动弹不得。
空气似乎是变得灼烧起来。
仿佛有看不见的火焰正在熊熊燃烧。
塞琉的感觉更胜。
因为她就直视着贞德双目之中苍金色的火焰,从那跳跃的影像中,她清晰的看出了那是什么。
仇恨!
无与伦比,几乎要将整个内心全部燃烧殆尽的仇恨。
和这仇恨比起来。
她那对罪犯的痛恨显得多么的微不足道。
但——无论是多么渺小的火焰,却都是同一种性质,塞琉在这一刻终于明白,自己对罪恶的痛恨,并非是出自于对正义的坚持,而只是单纯的,对自己双亲被杀的仇恨。
这与她一直想的都不一样。
狂帝的金牌寵後 一筆年華
“仇恨能够让人变得强大,但是也会让人失去理智,失去自我,最终被这熊熊燃烧的复仇火焰彻底吞是。”贞德,不,现在应该称作黑贞德,正凝视着塞琉,口中吐出了并不冰冷或者狂暴的声音。
塞琉无法理解。
那是比她的仇恨还要浓烈到无数倍的仇恨,甚至可以说是地狱的火焰,只是凝视着就让她几乎控制不住自己。
可眼前的这个人,竟然还能够保持平静?
“你不需要理解,只需要知道,被仇恨吞噬根本无法真正的复仇。”黑贞屈指一弹,直接弹开了希尔的剪刀,扬了扬下巴,“你看看后面吧。”
穿越之千年魚戀 紫千紅
痞子修仙傳
塞琉下意识的转过头。
霍格沃茨的魔法師
然后猛地睁大了眼睛。
八卦楚妃 玄機機
她看见,她敬爱的师傅并没有如同她想象的一样跟在她的身后。
恰恰相反。
处于一个远离她的地方,以逃跑的姿态僵硬在原地,而在他的面前,同样也有一位穿着战甲,散发着犹如神祇一般气势的女人。
“你口中的正义,也不过是被利用的工具,而利用你的人,正是你最痛恨的人,你真正需要复仇的对象。”黑贞一步步朝着欧卡走去,每一步都留下被火焰灼烧的脚印,她四周那扭曲的高温似乎终于抵达了极限,一团团漆黑的火焰在虚空中浮现,越来越多,逐渐汇聚成复仇的火海。
对于其余的人而言,只是能够感受到那滚滚的热浪。
但是对于欧卡而言。
仿佛连灵魂都在被不断的灼烧。
他露出了痛苦的神色,一点点的跪倒在了黑贞的面前,仰着头ꓹ 好像是在哀求,止不住的哭泣。
“忏悔吧ꓹ 说出你的罪恶。”黑贞站在了欧卡的面前,犹如沐浴在烈火之中的地狱使者,她双目中跳跃的苍金色火焰甚至穿透了灵魂。
欧卡没有任何抵抗力的崩溃了。
他嚎啕大哭。
甚至狠狠的给自己的耳光ꓹ 就像是受到审判的罪犯,在涕泗横流之中讲述自己的罪孽。
仅仅为了一点钱财就将正义的下属派去必死的任务ꓹ 为了给油商保驾护眼甚至给无辜的人诬陷罪名,就算是小孩子也不放过ꓹ 口中不断讲述着正义ꓹ 却对此不屑一顾……
看着这个软弱的讲述自己罪行,像个孩子一样大哭的壮汉。
塞琉简直惊呆了。
在她的眼中,自己的师傅就是正义的化身,是正义的代表,更是正义的守护者。
但是现在。
她甚至没有见过比自己师傅更加罪恶的罪犯!
假的?被控制说出的话?
不……
塞琉听着这一件件的事情,各种回忆涌上心头,这每一件事情ꓹ 不是凭空捏造!
塞琉颤抖着看着自己的双手。
她甚至亲手杀死过一些本应该根本没罪的人。
无比痛恨罪犯的人,却变成了罪犯的杀手ꓹ 帮凶……
校花的貼身神醫 風光不再
草包逆襲:馭蛇三小姐 北辰洛洛
“啊啊啊!”
塞琉崩溃的大喊ꓹ 捂着自己的头跪倒在地上ꓹ 在这一刻ꓹ 她的信仰,她的坚持ꓹ 全部都濒临崩塌ꓹ 想着死在自己眼前的父母ꓹ 她甚至有一种想要结束自己这沾染上了罪恶的生命的冲动。
贞德没有再帮助她。
一切都摆在了眼前,此时的塞琉就犹如即将破茧的蝶ꓹ 只有用自己的力量撕破束缚自己的枷锁,内心的力量才能够变得更加有力,才能够真正的拥有成为会员的资格。
是破茧成蝶,坚定内心,还是在自我否认之中的堕入深渊。
就看塞琉自己。
贞德没有动作,阿尔托莉雅没有动作,所有的人也都没有动作。
所有人都看着痛苦到以头抢地的塞琉。
直到塞琉已经头破血流,脸上流淌的已经分不清是泪水还是血水的时候,仍然没有从这种痛苦之中走出来。
贞德略微的有些失望。
天下為聘:邪王盛寵草包妻 九卿
但,就在她思索着是否应该再做些什么的时候,一张染血的手帕递到了塞琉的面前。
是希尔。
这位天然呆眼镜娘虽然没有完全弄明白发生了什么,但是也看出来了,塞琉同样是腐败帝国的受害者,她的痛苦也同样来自于这些帝国的坏人。
她想了想自己,轻声说道:
“只要找到了想要做的事情,就不难受了。”
“……”塞琉怔怔的看着她。
自己以为是正义的师傅,实际上却是罪犯,那这些自己以为是罪犯的夜袭呢?
她们又是什么?
娘子請聽話
塞琉从未有过什么时候像现在一样痛苦。
但是她似乎是明白了。
这痛苦在于自己无法辨别,辨别谁才是罪犯,是自己的敌人。
不过——最少有一件事情她已经明白了。
塞琉止住了动作,没有去接希尔递过来的手帕,而是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。
“师傅……”她的声音仿佛是从喉咙深处挤出来,“你杀害了这么的无辜的,就像是我父母一样的人,果然……你才是真正的不可饶恕的罪犯……”
羅喉
复仇的火焰,被欺骗的痛苦,还有试图抓住救命稻草让自己不掉入悬崖的冲动。
让塞琉犹如恶虎一样朝着欧卡冲去。
没有用任何的武器。
仅仅是用在自己拳脚,用这些还是欧卡教导的战斗,毫不留手的,凶狠的朝着他得身上撞去。
欧卡早已经在贞德的审判之眼下失去了任何的意志,沉浸在无尽的忏悔和痛苦之中,除了哭喊以外,什么都做不了。
最终。
就在所有人的面前。
欧卡的整个头颅都已经面目全非,骨骼彻底的破裂,但塞琉依然没有停下。
鲜血沾满了她的身躯,那扭曲的面庞,受到折磨的内心,就犹如得到了救赎一样舒展开来,竟然露出了愉悦的笑容。